白客不黑

一条鲜活的咸鱼

三千繁华:

[稿]昔日黑夜山扛把子为何突然决定出道,阴阳师们为何深陷经济危机,大龄中二老妖黑历史突遭曝光……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猫咪发♂情期指南(夜男指N-16,微白男指和晏男指,慎入)

好、好吃!

存在义务:

预警打好了,请不要举报我qwq













指挥使最近很苦恼。


最近从白夜馆接回来的第二只黑色的猫少年总是无故出走,以往虽然猫少年也不爱待在中央庭的房间,但是外出之前一定会给自己留下纸条一类的讯息,然而在三月初开始对方就频繁的无故失踪,直到夜深人静才会默默回到杂货间临时改造的房间中。


原本在弄清楚了当初夜被遗弃的真相后,黑色的猫少年和最初相比,对指挥使已经没那么疏远了,在对方心情不错的时候,指挥使还偶尔能满足一下自己投喂对方和撸撸毛的需求。


结果这一切在这个月全部退回了原点,甚至可以说更糟,黑色的猫少年拒绝他一切的肢体接触,并除了黑门讨伐之外,竭力的避开指挥使会出现的地方,严重的时候甚至会直接留下个烟雾分身,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发生异常的不只是夜,连一向粘人的白在入春后脾气都突然暴躁起来,一言不合就把指挥使定在原地不许走动,然后迈着小短腿噔噔噔的跑远。


“是最近的猫粮不合口味?还是入春之后猫们都会情绪比较不稳?”


在养猫方面依旧还是个新手的指挥使表示猜不透猜不透,家里两只主子突然疏远自己的行为让这个大男孩感到有些失落,又束手无策。


他也不是没尝试向前主人的霞求助,结果对方只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多给他们一点自由时间就好,过一阵就会恢复正常了。”


银丝如瀑的的女性轻轻抖动了下烟管,人偶一样精致的面庞上满是笑意。


“正如你珍惜他们一样,他们很珍惜你。”


霞的话一如既往地的让人琢磨不透,没得到什么解答,反而更感到云里雾里的指挥使只能叹了口气,暂时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解放沦陷区上。


但是他的心不在焉还是影响了工作的进行,在晏华第五次将数据算错的报告书拍在他桌子上,并一言不发的用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指不紧不慢的点着他的办公桌的时候,指挥使几乎以为自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在神之头脑几乎实质的压迫之下,指挥使双手合掌举过头顶,充满求生欲的诚恳认错后,将自己走神的原因交代的清清楚楚。


了解了情况的蓝眸的青年一脸一言难尽,上下打量了一下还趴在地上的伏地魔状的大男孩后,冷冷的开口。


“或许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跟了个不靠谱的主人,准备独立出去了。”


指挥使瞬间凡尔赛震惊,骚话也不讲了,鱼也不摸了,直到下班回家走路都飘飘忽忽的,魂不守舍,连路过平时爱去的拉面馆,被泰斯拉和达格举着一盘盘肉料邀请,都花了半分钟做思想抗争,然后果断的拒绝了。


他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赛斯传简讯求助,然而对方不知道是在躲抓他工作的中央庭众人还是教会的上司,指挥使给他传了几条简讯都石沉大海。


意料之中的指望不了这个万年划水的物理系圣剑神官,指挥使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傍晚的微风钻进指挥使的衣领,仍然带着些许冬日清寒的凉风稍稍抚平了大男孩焦虑的心,他看着路边逐渐变得青葱的树木,决定到公园去散散心。


因为天气还比较凉而人迹稀少的公园让紧绷了好几天的指挥使放松下来,他走向自己常坐的长椅,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了先来客。


黑色的猫少年平时梳理的服帖柔顺的白发此时显得异常杂乱,对方不似第一回指挥使在长椅上发现对方时一般闲适,而是弓着身子,用围巾蒙住了自己大半的脸,背对着行人蜷缩在长椅中。


难道和白之前一样,生病了?


有些担心的指挥使放轻脚步凑近窝在长椅中的猫少年,平时感官敏锐的猫少年并没有最初什么反应,似乎并未发现指挥使的靠近。


在心里下了对方果然是生病了这个结论的指挥使,干脆的摇了摇对方的肩膀。


“夜,醒醒,我们去找雷切尔看看。”


在中央庭针对神器使因为幻力产生的疑难杂症最有权威的就是某个疯子科学家,如果夜也被不明正体的游魂影响到的话,就更该及时处理了。


因为被晃动了一下而睁开双眼的猫少年反应迟钝的看了下将自己摇醒的人,沉默了一下。


然后指挥者就感觉自己衣领被用力往下拽,一个让人感到微凉的吻落在了他的唇边。


大男孩的头被猫少年修长的手指扣住,在指挥使因为猫少年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楞神的时候,防守薄弱的牙关就被少年突破了。


猫科带着倒刺的舌头灵活的在男孩口中搅动,磨的指挥使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开始瘙痒起来,指挥使和神器使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让他连挣扎都很困难,不知何时,原本侧躺在长椅之中夜坐正了身体,而指挥使就不得不被搂着腰,跪在对方的双腿之间的空隙处。


在指挥使差点因为对方过于强硬的索吻窒息的时候,猫少年终于从他口中撤出,转而将头埋入了大男孩因为接吻和挣扎而微微敞开了领口的颈间。


“不够。”


猫少年低沉沙哑的声音顺着颈间的一阵酥麻传向了指挥使的耳中,还在因为缺氧而大脑一片空白的大男孩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紧紧抱住。


【我的味道】还不够。


和往日无二的平淡语气不知为何让指挥使打了个冷颤。


“等…给我等等……??!夜?!”


基本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指挥使脸红到了脖子,更奋力的想要远离已经不清醒的黑猫,然而猫少年冰蓝色的眼睛只是静静的看着怀里垂死挣扎的大男孩,原本扣住指挥使黑发的手指猛的收拢,迫使指挥使的头向后仰。


然后他的喉结就被两颗尖牙抵住了。


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一瞬间让他全身都僵硬起来,在感受到那对尖牙甚至开始向自己的喉间施力的时候,指挥使不自主的发出了小兽般的悲鸣。


但是随即一个湿滑温润的物体就贴上了指挥使的喉咙,猫少年竟就着这个姿势对着指挥使的喉结舔舐了起来。


脆弱之处被对方咬住的恐惧让指挥使不敢动弹,而拽着他头发的手指力度丝毫没有减轻,稍有挣扎头皮就会被扯的生疼。


原本跪在对方的腿间的双腿不知不觉的被对方摆上大腿,指挥使以双腿夹住对方腰肢的姿势和夜一起坐进了椅子里。


雄性之间相同的器官因为姿势紧紧的贴在一起,指挥使羞耻的发现对方抵着自己腿间的物件硬的可怕。


而那原本扣着自己腰的手托住了自己的屁股,竟然就着这个姿势带动着他的身体摩擦起来。


“…*#→✘”


未经人事的指挥使被这样的举动吓到了,他自小到大连偷亲一下喜欢的女孩子都没做过,现在过山车一般连着初吻和贞操都要交代出去似乎对还是处男的指挥使来说太过刺激。


最丢脸的是在惊吓和抗拒的情绪下,他被不断刺激的那活也立起来了。


原本的强迫似乎开始往你情我愿的方向变味。


而当凉风带着了指挥使燥热的脸上的一些温度后,他才猛的想起自己和夜还在随时会遇到行人的公园之中。


“#→✘!夜,夜!快放开我,停下!”


意识到自己在野外被迫和人苟且的指挥使真的急了,就算拿对方只是只因为发情失去理智的猫当理由,都无法让指挥使接受自己正在被自己的宠物大庭广众之下咬着脖子自泄的事实。


他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样才能从这样的困境里脱身,依稀记得夜很讨厌别人触摸他的尾巴。


在不间断的摩擦中,指挥使忍耐着伸手从夜的的背后摸到了有些粗壮的黑色猫尾,用力一扯。


结果原本只是不温不火的磨着他腿间的夜猛的将两人的身体贴紧,纤长宽大的手掌用力按住指挥使的屁股,疼的他几乎觉得自己的半边屁股已经留下了印子。


一股让人难言的气味从两人紧贴的地方漏出,粘稠的液体甚至渗透了裆部的布料,沾上了指挥使的腿间。


靠。


指挥使趁夜释放后放松的间隙,都来不及顾上自己腿间沾上了不可言的液体,跳下长椅撒腿就跑。


而因为被拉了尾巴变回黑猫的夜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身子,安静的看着跑远的指挥使,冰蓝色的眸子倒映着已经远去的自己的新主人。


它看上去似乎若有所思。











正在中央庭加班的晏华看着换了一套运动服就冲进办公室的指挥使,神色莫名。


男孩一向是不喜欢加班这样的重劳动的,所以今天看指挥使实在不在状态,晏华少给指挥使安排了一些杂事,让他提前下班去处理琐事,虽然代价是他自己今晚没多少睡眠时间了。


结果指挥使自己跑回了中央庭,并锁住了办公室拒绝一切交流。


神之头脑挑了挑眉,回想起指挥使冲入大厅的一瞬,大男孩细嫩的脖子上显眼的咬痕。


仿佛被动物咬住了要害细细摩挲过一般。


气质冷清的男人安静的站在大厅门口,已经西落的日光洒落在白色的建筑之中,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落下数道阴影,其中一道盖住了男人半边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然后他嗤笑一声,在嘲笑什么。


“莽撞。”


男人手中的终端响起,是某个此刻担惊受怕的大男孩小心翼翼的求助简讯。


然后他毫无迟疑的向指挥使锁紧的办公室走去。












公园内,高大纤瘦的少年坐在长椅上,双手交握,不知道在想什么。


“都怪夜,主人都吓到了。”


娇小可爱的女孩站在长椅之后,双手叉腰,语气中带着些许抱怨。


“这样白和夜之前的忍耐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嗯,这次是我的失误。”


少年平淡的承认了自己的过失,然后这样说道。


“下次不会让他逃走了。”


夜幕降临,两个非人的生物的眼睛在暮色中亮的可怕。


动物对于猎物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和恒心,而本为动物却有了人类的姿态的两个非人的神器使,下一次大概,不会失手了。

不知道说什么,叛变就叛变,努力把皮肤打来送给晏华(泳装骗氪又骗肝,我放弃了)

嘤,晏华你再这样我就要叛变你这边了

钟函谷你个老妖怪什么时候学会撩人了???
钟函谷有那——————么好

点♂击♂看♂希♂罗♂在♂线♂热♂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什么时候能攻略希罗啊,大叔好嗑

炖炖栗:

睡眠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这次是咕哒君的迦勒底四人组 画了点小日常
最后是随意摸的鱼

还是晏华
他还会安慰米菈小可爱
都可爱

评论里一句话:只许高官摸胸不许百姓摸纸片人
男性人物也绝对会有改的
别对XX部抱多大希望